張三喘

好颜艺,红红火火恍恍惚惚

【雷安】日常

*严重ooc警告 猫妖雷X大学生安(但是全文猫妖元素几乎没有,完全是我自己开心へ(゜∇、°)へ)

*全文严重流水账,情节严重跳跃,请自行内心补帧

*真的流水账流水账流水账(感谢观看)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★

        春天的尾巴溜的没影,空气有些湿润润的,啪嗒啪嗒的几滴雨点打在燥热的水泥地上,消失无踪,随后暴雨倾盆,带着自然的讯息和凉爽,夏天到底还是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 雷狮窝在窗前,尾巴有一搭没一搭的扫着,眼睛微眯的盯着那突如其来的雨,随后伸张四肢打了个哈欠,起身迈着高傲的步子,轻轻一跃,跳上了沙发,十分霸道的把那人的书踢到一旁,理所当然的占据了腿间那方天地,围着绕了几圈,将自己盘成一坨,便瞌上了那绛紫色的眼眸。

       “诶,雷狮你别……”

       安迷修有些无奈的看着腿间占地为王的猫大爷,轻叹一声,却没有拒绝,伸手将被踢到一旁的书拿起,另一只手摸了摸那光亮柔顺的毛发,内心一阵满足。而后望向窗外淅淅沥沥的雨,思绪不免飘回到初见雷狮的那个雨夜。

        “啊……”安迷修扭了扭酸痛的脖子,看着磨了许久终于写完的论文,浑身顿时轻松了不少。

       “终于写完了!这下可以交差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咕……”一阵不和时宜的声音响起,安迷修摸了摸肚子,看了下时间,想着既然十一点了就去便利店随便买点东西。

        收拾一下,便准备出门。安迷修站在玄关时想起了天气预报说有下雨,跑回去拉开窗帘看了一下,果然下起了雨,一边庆幸自己记得一边拿了把长柄伞,快步出了门。

        路过一条小巷时,隐约传来乒乒乓乓的响声,再细听却似躲入了那淅淅沥沥的雨中,了无踪迹。安迷修有些疑惑,但也没有深究,脚下步子不停,走远了,自然没有注意到巷子里冒出的那双明亮的眼睛。

        安迷修买了杯关东煮,坐在便利店旁的椅子上,喝了口汤,温热的汤水流入空荡的胃里。

       “啊……”那种感觉令安迷修满足的叹了口气。解决完后,又买了些面包和牛奶作为明天的早餐,撑着伞慢悠悠的走回去。

       途径巷口时,直觉又令他向里面看去。而眼前的景象让安迷修不可置信的睁大他那翠绿色的眼眸。

      原本空无一人的巷子里竟躺着一位少年。上半身隐在黑暗中看不真切,腰腹以下则暴露在路灯下,随着雨水的冲刷,一滩红色的痕迹融入其中,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   过了一会, 那少年应是终于有所感觉,察觉到了安迷修的存在,慢慢撑起身子,那格外英俊的脸庞就因此笼罩在了灯光下,让人移不开眼。明明身上几处露出的伤口被雨水浸的有些发白,灰色卫衣上也已经黑黑红红的一块一块,可那双眼却明亮非常,其中夹杂的几分凌厉,让人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    安迷修看了个明白,心中虽疑惑但不自觉的冒出了自家楼下流浪猫炸毛时的样子,明明长的可爱,非是一副凶狠的样子。巷中的少年戾气深重,反而使那英俊的脸孔变得阴沉了,浑身上下弥漫着危险的气息。

        “不想死,就滚。”少年撇了一眼安迷修,声音低沉沙哑地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 “可你看起来不太好。有什么难处,我可以帮助你。”

       “啧。”少年眉头紧蹙,有些不耐烦道“听不懂人话吗,别在这多管闲事。”

       安迷修没回答,看了看少年身上的伤口,转身离开。少年看着他的背影,嗤笑一声,眼前的景象却控制不住一阵迷糊。昏迷前最后的记忆中出现了一个人影,随即一阵温暖的布料阻隔了雨水,将其包裹其中,少年再也控制不住,坠入黑暗。

        安迷修也没有想到自己不过是想去买一下纱布,然后不放心的回头看了一下那个少年,他就这么倒了下来。吓得安迷修赶紧冲上去一把抱住,而触手的温度显然高的不正常。不容多想,安迷修当即抱起怀中的少年,去往最近的医院。

        少年再次睁眼,入眼的不是漆黑的夜空,而是纯白的天花板,鼻尖消毒水的味道让少年意识身在何处。

        身上十分干爽,想来是已经换过衣服。少年撑起身,感觉了一下,身上的伤也被处理过了。一旁的安迷修注意到人醒了,拿出事先热好的牛奶,出声问道“来杯热牛奶吗?”

        “……好。”少年沉默了一会,回答到。可能是刚醒的原因,少年褪去些了戾气,整个人显得温和起来。安迷修看着他低垂的眉眼,心中不免柔软了起来。将牛奶递给少年,温柔地说道:“给,我叫安迷修。你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雷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那,雷狮。你今晚就先在医院住一晚,明天我再联系你的家人把你送回去。好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 原本正在喝牛奶的雷狮,像是听到了十分奇妙的事,带着新奇的眼神斜看了一眼安迷修,随后想起了什么,嘴角一摸坏笑,露出一颗尖尖的虎牙。

         完全把刚才温润少年的形象破灭了,又回到了那蜷缩在雨中暗巷中的危险人物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回去?呵,安迷修你既然有多管闲事的癖好,就要有管到底的觉悟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话音刚落,只见一阵朦胧黑影笼罩在雷狮身上,然后缩小成一团,渐渐显现出一只猫的轮廓。

        毫无疑问,即便是变成了猫,雷狮还是那副高傲的模样。一身油光水滑的黑色皮毛,十分惹眼。虽然身处低处,但那对绛紫色的眼眸还是蔑视的看着安迷修,其中还夹杂着几丝戏谑。而安迷修惊讶呆愣的神情显然很好的取悦了雷狮,雷狮眯着眼前爪交叠的趴在床上,尾巴尖轻轻拍打着。

        然而安迷修看着雷狮那打破世界观的转变,面上惊讶,内心却想着雷狮竟然和他第一眼看到的那样真的是只猫啊。

    
        “喵。”一声猫叫把安迷修拉回现实。雷狮有些不满安迷修的走神以至于那伺候雷大爷的手也不动了,用尖牙轻咬着安迷修的手指来发泄小情绪。

      安迷修有些抱歉的笑笑,手上又摸了摸几下雷狮,说道:“好啦好啦,你今晚想吃些什么?”

      那黑猫听完后,跃下沙发,随着一阵黑影,化为一俊逸少年,而原先眉目间那抹戾气直到如今,到是温和了不少。

      雷狮即使变回了人,也毫不客气的翻身躺上沙发将头枕在安迷修腿上,一如之前,虽然那双长腿长出了沙发不少。

        “夏天标配当然是火锅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诶雷狮你就不能好好坐着吗,沙发就这么点。。。。等等,你说什么,吃火锅?!!”安迷修有点不可置信,“你是不是热傻了?”

        “啧,开着空调喝着冰啤不就好了。”雷狮有些不屑安迷修的大惊小怪,不以为然道:“没什么大不了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 安迷修无语的看着雷狮,心想这人真是什么都靠不住。推开雷狮的脑袋,起身去翻厨房冰箱。

        雷狮对安迷修这一行为十分不满,仍然不死心的道:“安迷修不过吃个火锅嘛,热一点又没关系。”

        安迷修直接无视了雷狮,看着冰箱里的西红柿和鸡蛋,决定了晚上吃面条。

        雷狮看着安迷修在厨房忙活的身影,自觉无趣,接着躺下,拿过安迷修的手机就开始打游戏。等到安迷修的手机被雷狮折磨的要关机后,也差不多开饭了。

        安迷修把面端上桌,擦了擦手叫雷狮吃饭。顺手从雷狮手中夺过被折磨滚烫的手机,刚刚点开微信,手机便不忍重负的关机了。安迷修面无表情,转身就给了雷狮一个爆栗,而雷狮不甘示弱的捏了一把安迷修饱满的屁股,又成功收获了一个爆栗。

        “雷狮你别动不动就拿我手机,我学校还有事的。而且你的手给我安分点,再捏我,小心我告你性骚扰!”安迷修红着脸,一边控诉着雷狮的恶行,一边认命的把手机拿去充电。

        “呵,你去啊,只要你不想被我干的下不来床啊,安迷修。”说完,雷狮还挑了挑眉,眼神暧昧不清的盯着安迷修下半身。

        安迷修直接无视了雷狮的骚话,沉着的坐回位置埋头吃面。如果忽略那双通红的耳朵的话,安迷修还算冷静。

        吃饭过程还是平静。饭后,雷狮难得乖巧的去洗碗。安迷修每每这时,就有种莫名的欣慰,但这点乖巧还是安迷修牺牲自己同意和雷狮一起睡的结果。

        俩人一晚上就一个在书房,一个在客厅,互不干扰,各自做自己的事。直到十一点半的时候,安迷修才摘下眼镜,揉了揉酸痛的脖子,收拾衣服去洗澡。洗完澡,催促着雷狮也去洗澡,顺便帮他热一杯牛奶。这个习惯还是从那天他把雷狮接回家后,雷狮自己要求的。安迷修看向卫生间,怎么样想不通自己和雷狮是怎么相处了这么久的。

         雷狮洗完澡,也不管头发还在湿哒哒的滴水,直接坐在沙发上,拿起牛奶插了吸管就喝,还不忘用眼神示意安迷修帮他擦头发。

        安迷修看着雷狮身下沙发一个一个圆圆的水泽,认命的拿起毛巾帮他擦头发,轻轻分开发结,柔软的头发擦过他的手。不得不说雷狮的发质还是很不错的,不像他本人,摸起来软软的。虽然不想承认,但这种被人需要的感觉,安迷修还是十分的受用。

        “好了,你先回房间吧。”安迷修起身去把雷狮喝完牛奶的杯子洗掉,自己顺便收拾一下书房,关了灯。

        黑暗中,安迷修站在房间门口,透过窗外的几缕月光,看着床上雷狮的背影有些恍惚的不知今夕何夕,难以置信自己那天居然真的留下了雷狮,真的是因为自己恪守骑士道的原因吗。不敢细想心中隐隐约约的感情,轻轻掀开被子,刚躺下,雷狮就凑过来抱住他,脑袋满足在他的颈窝蹭了蹭。安迷修起先有些僵直了身体,而后才慢慢放松下来,虽然之前也是这样,但安迷修还是有些不习惯。

        “睡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……嗯。”雷狮的呼吸弄的安迷修脖子有些痒痒的,于是伸出手摸了摸,就不再动作。

        整个房间静了下来,安迷修靠着雷狮温暖的胸膛,听着近在咫尺的呼吸声,渐渐地合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   明天,又是新的一天。
       

半夜草稿。

悄悄的。。

新眼镜:D开心。

练习,感觉是惨案。